斗蟋蟀比赛也很出名!萧山队首次夺冠

2020-10-12

蟋蟀都是公斗。为了激发蟋蟀的战斗精神,玩家会在蟋蟀进场前把它们和雌性朋友放在一起,让雌性蟋蟀帮忙做“战前启动士气”。

许多人喜欢打板球

胡说,现在杭州蟋蟀的市场价格从10元到20元不等,上万只。“你眼力好,有时候几十块钱就能买一只好蟋蟀给大家玩。”。

顾敏说现在很多杭州人喜欢玩蟋蟀。也许这个小工具的生命力感动了所有人。

“我以为斗蟋蟀就跟做人做生意一样。一只蟋蟀最长寿命不超过100天,真正能打起来的时间可能是两周。所有的储藏都要在这两周开花。”顾敏说这种生活真的很感人。

“杭州是南宋的古都。南宋时达到顶峰。杭州板协南宋搏击文化是国内唯一的非遗产项目。我们已经举办了12场这样的活动,这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种推广。”胡对说:

专门请了“妙手”来养

萧山团队共有5名成员40多岁,其中4人有自己的公司。

斗蟋蟀有很多规则

板球比赛,有相当多的压力完全不同于我们小时候玩的板球比赛。

重拾童年

【春天:杭州网】

与郭宇的“重拾童年”不同的是,同样是萧山队成员的顾敏,因为对生活的另一种理解而玩蟋蟀。

最终选出了7名选手

赛场上的蟋蟀也是经过专业的饲养和训练,有吃有住的一切。比如养蟋蟀的地方一定要干净、平静的喂食,一般用玉米粉、豆粉、鱼粉。

郭宇说,他今年大概买了400只蟋蟀,花了30多万,雇了两只“妙手”来养。然而,可能有50名获胜者,只有7名参赛者。

“据我们协会不完全统计,杭州的蟋蟀大概有五千只,很多都是90后。”

5.个人团队,公司4个老板。时间会不会协调不好?顾敏说,我们的几个私营公司已经步入正轨,下面还有很多人,所以我们可以在整体上协调得很好。

统一称重

杭州板协主席胡对板球市场和球员社会身份的变化有自己的分析。

“但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,就获得了冠军。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。我开心地圆了一个儿时的‘虫王’梦。”

城市快报讯每年千年(二十四节气中的第十五节气是每年的九月七日至九日),杭州这个圈子的人一旦重新活跃起来,很快就会掀起一股斗蟋蟀热潮。

会不会有更多的人进来,把板球市场推向“高位”,甚至误入歧途?胡说,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,不存在这样的事情。“板球和古董市场有很大的区别。它是一种可再生资源,不亚于一件古董。”

我买了400只蟋蟀

胡说,几乎所有用来打架的蟋蟀都是年轻人。“现在虽然中年人还是占了上风,但是年轻人的比例越来越大。这是一个可喜的变化。玩蟋蟀的群众基础更广。”

“比赛前一天晚上,我自己选了每只蟋蟀,一直选到半夜两点。我不想让每一只优秀的蟋蟀失望,所以一次选一只。”顾敏说,当他看到台上球队的“崔屹”艰难地击败对手时,眼泪差点就出来了。“这就是绝望而蓬勃的生命力。”。

首先,所有参赛选手都是专业的,还有一个专业名字叫“都史”。摔跤手拿着职业斗蟋蟀牛筋把蟋蟀引诱到花园里先热身,然后开始比赛。

对于越来越多的人对斗蟋蟀感兴趣的事实,胡明白,这就像古董市场一样。前期大排档的浓烈味道会逐渐导致一种生活情趣和态度。“人总会有一些风华,有人喜欢书画,有人喜欢品茶。打架是中国传统文化,咸宜。”

斗蟋蟀始于唐代,盛行于宋代。蟋蟀互相争斗,让它们以相似的重量互相竞争,经过几次遭遇战被打败的撤退的胜利者的翅膀会歌唱。

杭州市民毛表示,近年来,他去杭州体验的年轻人玩蟋蟀越来越多,不再是小孩子和老人的专利。

6日下午,杭州第12届蟋蟀文化节在吴山古玩城鲍彤鉴赏馆开幕。商城、下城、西湖、江干、萧山、湖州六支球队(特邀)举行斗蟋蟀比赛。最后萧山队第一次夺冠。下城区队获得亚军,上城区队和湖州队同分并列第三。

这就像一场拳击比赛

杭州大约有5000名板球运动员。南宋斗蟋蟀文化是中国唯一的蟋蟀非遗产项目

为什么能第一次夺冠?顾敏说,因为每个人都喜欢蟋蟀,所以他们愿意为此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神。“明年我们会继续参加比赛,投入更多的精神去争取卫冕冠军。”

萧山队的郭宇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板。平时生意很忙,但为了打蟋蟀,他在7月份就开始打听收集蟋蟀。最近几天,他为了参加比赛“只是为了重拾美好的童年记忆”,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。

2500年前,《诗经》里有《蟋蟀》篇文章,宽如钓鱼,养鸟,种花。

其次,比赛中有相当多的“规则”。比赛前,所有蟋蟀都应关闭,进行公开饲养和统一的虫害检查;统一称重就像拳击比赛一样。此外,阻力保持在同一水平;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那一定是野生的“秋虫”。

本次比赛夺冠的萧山队是第一次参赛。

“现场比赛的蟋蟀都是‘专家’。价格一般几千块。一只顶级蟋蟀的价格在几万甚至十几万元。专业养殖很费功夫。”

沪ICP备11035462号-5